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素心守拙

那怕老态龙钟时,也愿保持一颗天真的心。

 
 
 

日志

 
 

寻的一瓣香, 满卷留清芬-----读张恨水的《小紫菊》  

2013-02-19 19:29:34|  分类: 我的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的一瓣香, 满卷留清芬-----读张恨水的《小紫菊》 - 素心守拙 - 素心守拙

 

曾在街头书摊上廉价淘来一套四本装的书,虽然印刷粗鄙,但都是近现代名家散文。买回来粗略浏览一下,其中很多虽是名家之作,却没有读下去的欲望,束之高阁。昨晚偶翻书橱,又见此书,抽取一本,随意翻看,喜见张恨水的几篇写花的散文,一读而不能罢,实有相见恨晚之感。尤喜其中一篇名为《小紫菊》的文。文不足千字,简洁,古朴,妙趣横生。

他笔下的小野菊是这样的,“ 山野間有小花,紫瓣黃蕊,似金菊而微小。葉長圓,大者有齒類菊,小者無齒類枸杞,互生莖上,其面積與花相稱,嬌細可愛。一雨之後,花怒放,亂草叢中,花穿蓬蓬雜葉而出,帶水珠以靜植,幽麗絕倫。且花不分季候,非嚴冬不萎。“鞠有黃華”之會,此花開尤盛,竹下溪邊,得此花三五叢,輒多詩意。蓋其趣有嬌小,在素淨,所謂以少許勝多許也”。读此段,会觉得他的文字就是画笔,一笔一笔,悉心描摹,散淡无人的山野间,一夜雨后,沟边,崖畔,竹下溪边,紫色的小菊花一簇簇,一丛丛,从浓密密的蓬草间探出头来,悄然静放,花含珍珠,蕊吐清香。微风拂处,一幅雨后野菊图缓缓在眼前舒展开来,读者尽可以慢慢去品赏。

他的文随心随性,自由,情趣。

起手一幅山野野菊图,忽而笔锋一转忆及好友赠菊。“去年仲秋,友人贈佳菊二盆,一丹而一白,肥碩如芙蓉,西風白日中,置階下片時,鳳蝶一雙,突來相就,顧未一瞬,蝶又翩然去,且不復至。友笑曰:“能有詩乎?”予乃作短句曰:“怪底蝶來容易去,嫌他赤白太分明。”友默然,繼而笑曰:“窮多年矣,君個性猶是也。”予亦頷之,微笑而已。”且不说西风白日下,一红一白的菊花,引蝴蝶双双翩然其间之美,真是喜欢那句“怪底蝶來容易去,嫌他赤白太分明”,读到这儿忍不住要笑出声来,好风趣,才情,童心般真性情的人,难怪友人要说“窮多年矣,君個性猶是也”。

友人远去,无人赠菊,然窗前秋意盎然,不可无菊。于是溪畔屋角寻得小紫菊一束供在瓶中。再次写到小紫菊时,文中出现一个极可爱的人物-----细君,就是作者的妻。“細君嫌其單調,采黃色美人蕉二朵陪襯之。予因填浣溪紗一闕曰:“添得茅齋一味涼,瓶花帶露供(葉貝)書窗,翻書搖落滿瓶香。飄逸尚留高士態,幽嫻不作媚人裝,黃華同類那尋常?”吟哦數次,細君聞而告之曰:“去年吟菊,為友所哂。而仍狂奴故態耶?”予大笑。復口吟曰“嫩紫嬌黃媚絕倫,一生山野不知名……”細君笑曰:“今日故是重陽,不應斷君詩性,然既曰不作媚人裝矣,又奚雲媚絕倫乎?”予起視日歷,,果重陽也。因曰:“媚字不妨改,既是重陽,令人憶潘大臨事,予與此君同病,興盡矣。”遂擲筆而起。”读到这儿,我仿佛看见一个可爱,聪慧,优雅的女子,依窗插花,风吹动她额前刘海,也送来夫妻款款笑语,妻的温言软语,夫的率真,才华。他们夫妻间和悦情趣让我会想起《浮生六记》中的沈复和芸娘,他们同是志趣相投,夫妻如知己,让人艳羡的神仙眷侣。

小文一篇,一读再读后仍是喜欢。掩卷回味,如饮香茗。。。本是一本被遗弃的书,因为张恨水的一篇小文,对这本书也当另眼相看。

寻的一瓣香,满卷留清芬。


 

寻的一瓣香, 满卷留清芬-----读张恨水的《小紫菊》 - 素心守拙 - 素心守拙

 

附录:

小紫菊

张恨水

山野間有小花,紫瓣黃蕊,似金菊而微小。葉長圓,大者有齒類菊,小者無齒類枸杞,互生莖上,其面積與花相稱,嬌細可愛。一雨之後,花怒放,亂草叢中,花穿蓬蓬雜葉而出,帶水珠以靜植,幽麗絕倫。且花不分季候,非嚴冬不萎。“鞠有黃華”之會,此花開尤盛,竹下溪邊,得此花三五叢,輒多詩意。蓋其趣有嬌小,在素淨,所謂以少許勝多許也。去年仲秋,友人贈佳菊二盆,一丹而一白,肥碩如芙蓉,西風白日中,置階下片時,鳳蝶一雙,突來相就,顧未一瞬,蝶又翩然去,且不復至。友笑曰:“能有詩乎?”予乃作短句曰:“怪底蝶來容易去,嫌他赤白太分明。”友默然,繼而笑曰:“窮多年矣,君個性猶是也。”予亦頷之,微笑而已。今年友遷居去,無贈菊者。窗前秋意盎然,又不可無菊,乃於溪畔屋角,搜羅紫花一束,作為瓶供。細君嫌其單調,采黃色美人蕉二朵陪襯之。予因填浣溪紗一闕曰:“添得茅齋一味涼,瓶花帶露供(葉貝)書窗,翻書搖落滿瓶香。飄逸尚留高士態,幽嫻不作媚人裝,黃華同類那尋常?”吟哦數次,細君聞而告之曰:“去年吟菊,為友所哂。而仍狂奴故態耶?”予大笑。復口吟曰“嫩紫嬌黃媚絕倫,一生山野不知名……”細君笑曰:“今日故是重陽,不應斷君詩性,然既曰不作媚人裝矣,又奚雲媚絕倫乎?”予起視日歷,,果重陽也。因曰:“媚字不妨改,既是重陽,令人憶潘大臨事,予與此君同病,興盡矣。”遂擲筆而起。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