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素心守拙

那怕老态龙钟时,也愿保持一颗天真的心。

 
 
 

日志

 
 

枕边书之一------沈复的《浮生六记》读后有感(原创)  

2009-11-15 11:34:55|  分类: 我的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浮生六记》是清代文人沈复的生活记实之作。虽是文言文,却有白话文的流畅,他的文笔细腻,温婉,晶莹纯净,朴素自然,没有大的故事跌宕,只是记录和妻子陈芸志趣相投,伉俪情深,充满生活情趣,但后来又充满坎坷的生活。读这本书时,脑中一直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念头,就是这本书很适合用江南的越剧来演绎。 沈复,字三白,号梅逸,江苏苏州人,生于清乾隆二十八年,。他是一个未曾入仕的没落文人。陈芸人称芸娘是他的妻子,也是他的表姐 。 沈复和陈芸是从“郎骑竹马来,饶床弄青梅”的孩提时代就已熟悉,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13岁订婚,18岁结为伉俪。婚后伉俪情笃,一生平凡却心胸磊落,心无羁绊,超然脱于尘俗。平淡的生活中却有许多感人至深的,令人倾慕的故事。芸娘从作者笔下活生生款步走来,一个清丽灵妙的女儿形象呈现在我们眼前:“其形削肩长项,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唯两齿微露,似非佳相。一种缠绵之态,令人之意也消。” 林语堂先生把 陈芸称作是“中国文学中最可爱的女人 ”。陈芸之可爱不只是她的容颜清丽,她的颖慧和才思,她的雅致的女人韵味,更在于她的拓落不羁的不次于男子的襟怀。读《浮生六记》在感叹陈芸之可爱的同时也不得不被作者沈复对其妻的用情之深所感动,他对芸娘的爱不只是花前月下,共享良辰美景,更让人为之动容的是在芸娘”受责于翁,失爱于姑“被驱逐出门时,对芸娘不离不弃,夫妻同走天涯。这一点沈复较有同样命运的陆游和焦仲卿却更有不凡的勇气和襟怀,令天下女子都要为他树起大拇指。读此书愈品愈有味,其中一些生活情景的描绘真的让人难以释坏。

一    藏粥待婿。

      婚前,芸堂姐出阁,沈复随母前往, 那夜,送亲回来已是三更,芸牵其袖至她房中,给他吃自制的腌菜暖粥,吃的正香时,芸堂兄挤身而入,戏谑笑道:“顷我索粥,汝曰:‘尽矣’,乃藏此专待汝婿耶?” ,当时沈陈二人就脸红了,众人也都笑了。每读此处自己就禁不住亦莞尔微笑,陈芸的那份温馨体贴,那份温婉羞涩跃然纸上。

二  夜读《西厢》

陈沈新婚不久,沈姐出嫁,送亲归来,灯残人静,已近四更。芸却高烧银烛,低垂粉颈,静读《西厢》,后夫妻夜论《西厢》,比肩调笑,恍同密友重逢。试想人间夫妻恩爱不少见,如陈沈夫妻不只伉俪情深,且夫妻如密友着能有几人?

三 苍浪亭论古品诗

陈沈夫妻曾居苍浪亭畔,夫妻一同课书论古,品月评花可算是他们平淡生活中自创出来的良辰美景。陈芸尝曰:“杜诗锤炼精纯,李诗潇洒落拓;与其学杜之森严,不如学李之活泼。格律谨严,词旨老当,诚杜所独擅;但李诗宛如姑射仙子,有一重落花流水之趣,令人可爱。非杜亚于李,不过妾之私心宗杜心浅,爱李心深。”沈复笑曰:“异哉!李太白是知己,白乐天是启蒙师,余适字三白为卿婿;卿与‘白’字何其有缘耶?芸笑曰:白字有缘,将来恐白字连篇耳。” 每读到此时,必羡陈沈志趣相投,幽默风趣,夫妻知音,他们的日常生活情趣跃然纸上。

四   居农家喜赏田园

 芸娘亦喜田园生活, 迁仓米巷后,曾居一老妪居,那里绕屋皆菜圃,编篱为门。门外有池塘,花光树影,错杂篱边。  芸娘对那里的田园风光流连忘返。她高兴地说:“他年当与君卜筑于此,买绕屋菜园十亩,课仆妪,植瓜蔬,以供薪水。君画我绣,以为诗酒之需。布衣菜饭可乐终身,不必作远游计也。”  芸娘的梦想美丽而朴素,不羡他人高官厚禄,富贵荣华,只愿夫妻相守,布衣菜饭也可同乐终身。

五 扮男妆夫妻同游水仙庙

陈沈夫妻情深,既使在那种男尊女卑,女子不得随意出行的封建社会,三白也要设法携妻同行,让妻子“衣我衣,冠我冠”女扮男妆同游水仙庙,而芸娘也是不拘世俗,当她看到镜子中女扮男装的样子时“揽镜自照,狂笑不已。”后虽有犹豫,最后还是夫妻一同“悄然径去。”三白在书中言道,人生有“四取”:“慷慨豪爽,风流蕴藉,落拓不羁,澄静缄默”。芸娘堪称是这“四取”皆备的完美女子。芸娘的落拓不羁在其女扮男妆和丈夫同游水仙庙一事足可体现。

六 记闲情平淡生活也有趣

沈复襟怀淡泊,不耽名利,钟爱自然。他们自缀盆景,装饰家居;别出心裁,烹制美食。虽闲居却多雅趣。沈喜欢案头置瓶花,芸兰心蕙质,能仿绘画中的“草虫之法”,“觅螳螂蝉碟之属,以针刺死,用细丝扣虫项,系花草间,整其足,或抱梗,或踏叶,宛然如生。”这一段把芸娘的聪慧,情趣描写的细致入微,也让我们感受到他们平淡生活中的盎然情趣。

七 夫妻诀别

陈沈曾有过“茶熟香温,花开月上,夫妇开尊对饮,觅句联吟。”的优游岁月,芸娘也梦想

“他年当与君卜筑于此,买绕屋菜园十亩,课仆妪,植瓜蔬,以供薪水。君画我绣,以为诗酒之需。布衣菜饭可乐终身,不必作远游计也。” 然夫妻二人不通世俗,过于天真,也难免经历生活坎坷。芸”受责于翁,失爱于姑”最后被驱逐出门,所幸三白不离不弃,夫妻同走天涯。历尽苦难,而芸竟客死异乡,临终夫妻诀别时,孤灯一盏,举目无亲,两手空拳,寸心欲碎。芸娘要三白续娶德容兼备之人,而三白却说,"卿果中道相舍,断无再续之理。况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耳”。

芸娘死后,三白悲痛异常,感慨无限。竟奉劝世间夫妻,固不可彼此相仇,也不可过于情笃。语云“恩爱夫妻不到头。”让世人以他们夫妻为鉴。每读到此就有一种痛心无奈的感觉。只愿天下有情人终可白头偕老,断不可恩爱夫妻不到头。

读《浮生六记》能感受的就是作者平凡而又充满情趣的居家生活,他给我们塑造了芸娘这一奇女子的形象,更为我们描述了他们夫妻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读来荡气回肠,回味无穷, 如果用戏曲形式,特别是越剧来演绎一番,一定别有风味。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